<dd id="xnhjr"></dd>
    1. <rp id="xnhjr"></rp>

      <tbody id="xnhjr"></tbody>

      執著于一碗燙口的羊肉米粉

      梔子酒館 2021-08-18 16:26:05
      不講道理,只講故事

      熱衷美食的人大多熱愛生活。


      梔子酒館在線NO.82



      十月底,家周邊新開了好幾家羊肉店,應季地供應羊肉湯鍋、羊肉米粉、羊蝎子。

      四川人對美食有種近乎于偏執的熱衷,逮著空就聚伙打麻將吃東西。我每每下班經過無意中看看,但凡是口味好些的羊肉店,無論晴雨,皆是門庭若市,座無虛席。


      在這些店里,我格外喜歡一家小門臉兒的羊肉館,雖然沒去幾次,但它的氛圍讓我很舒服。

      羊肉館在那家現殺羊的湯鍋隔壁幾家店的位置,從前生意尚可,現在被搶走了不少。老板是一對夫妻,但我曾一度以為他們是一對父女。不知道確切年紀,目測女人30歲出頭,而男人明顯已年逾半百。老夫少妻的搭配在我腦袋里瞬間補出了十萬字的情節,想來失笑。

      前天晚上10℃上下的氣溫,微雨,大風藍色預警,我走到它家時已經被冷得流清鼻涕了。店中無客,老板娘一手揣在兜里,一手拿著手機看電視,見我去,熱情地起身招呼。

      “面條還是餛燉?”

      “米粉,中碗,燙軟一點?!?br>

      老板娘熟練地去燙米粉,熱氣騰騰的廚房只有一盞瓦數不高的鎢絲燈,將雪白的羊湯、碧綠的香菜蔥花都映出一種視覺上的溫暖感。

      “要辣椒不要?”

      “要的,少放一點?!?br>

      米粉端到面前,照例是湯多料足的一大碗,放了半勺炸熟的紅辣椒碎。

      羊肉湯粉加辣椒是必須的,米粉泡在咸鮮滾燙的羊湯里,再加一勺辣椒或辣椒油,添幾分香氣和辣味,更加刺激味蕾,也吃得更暖和。


      四川人愛吃辣,吃辣椒也講究,多得是方法。現剁的小米辣是種鮮香,手撕干辣椒炒熟了是種干香,混著豆瓣發酵過的辣椒醬是種醬香,家家戶戶都會自制辣椒紅油,加香料芝麻的,或者純手磨朝天椒粉的,風味奇多。

      她家的辣椒是炒熟的干辣椒切細,混上蒜粒,一起下油鍋炸了撈起來的,蒜末經不得高溫,這樣一來就有點焦糊味兒,配著酥透了的炸椒碎,有種很“家?!钡淖涛?。

      說它家常,是因為它很像家里做的味道——一種不盡人意的味道,有時候咸了或淡了,有時候過了火,有時候又才剛斷生。

      我沒吃兩口,老板就回來了,端著一筐菜往里走,老板娘在圍裙上擦了手,急急忙忙地出來跟他一起往里抬。

      老板說,“今天去晚了,好多菜沒得了,這些都是選了又選才勉強挑出來的,成色簡直不好?!?br>

      老板娘沒接話,也沒看菜,進里去拿了條毛巾出來,擦老板外套上的雨水,擦了一陣,說,“還是去換一件好了?!?br>

      正好來了一對小情侶,要了一份套飯,然后坐下聊天。老板娘又匆忙地去熱米飯,煮菜。期間舀了碗熱湯放在桌上,對老板說,“先喝了?!?/p>


      早已過了飯點,剩下的飯不多,是鍋底的,帶了鍋巴,老板娘拿了只大碗全部盛出來,足夠四五個人吃了,端到他們桌上,說,“有點鍋巴,你們選著吃,吃不完算了?!?br>

      小情侶也不怎么介意,就著羊肉湯菜嘻嘻笑笑地吃,天南地北地聊天。

      老板娘轉頭推老板喝湯換衣服,看他去了,又拿了抹布擦桌子。

      雨越下越大,我吃完了米粉,已是十分暖和,付了錢,對老板娘報以一笑,撐傘回家。

      她家的羊肉米粉味道一般,環境一般,價格一般。沒有別的店里小心翼翼得令人抗拒的周到,炸辣椒有點糊,飯底有鍋巴……這就是生活的味道,不是食物。



      長按圖片識別二維碼

      一鍵傳送至酒館



      Copyright ? 華為手機價格交流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