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xnhjr"></dd>
    1. <rp id="xnhjr"></rp>

      <tbody id="xnhjr"></tbody>

      【深度好文】演員張譯:為什么李晨這種類型的男演員會紅?

      真帶勁 2021-07-05 08:55:01

      既不帥也毫無特色,為什么這種男演員也能紅?


      李晨(左)張譯(右)

      后來,我們在各自的城市笑了很久,遇見誰就把這個故事再講一遍。再后來,我嗓子講壞了,就給認識我們的人群發信息,因為這是大事……?


      2001年夏天,電視電影《刑警張玉貴2》臨時缺一個演員,一場戲,一句詞。我去了。那場戲的意思是,刑警隊長被冤枉免職了,全隊人悲憤交加。這個當口,我演的一個不開眼的年輕警官前來報到,口口聲聲要找隊長。于是一個老前輩沖上去掐著我的脖子把我按在墻上:你再叫,我揍你! 十年過去,又是夏天,有人在網上發出了那場戲的截圖。(下圖)

      接下來又發了這張2008年拍攝的《我的團長我的團》的劇照,是我掐著李晨脖子把他按在墻上。(下圖)


      2001年掐著我的,居然是李晨!

      …………?

      2001年的我們,互不相識。一場戲下來,除了對白,一句閑話也沒有,沒有“你好”,沒有“再見”,沒有握手,沒有留電話。2010年的這一天,我給他打電話,他當時在海拔四千米的高原,聲音有點遙遠。


      我喊著:“你是拍過一個電視電影叫《刑警張玉貴2》嗎?”

      ?“是呀?!?

      “那你記得最后一場戲,你掐著一個傻B的脖子,把他推墻上了嗎?”?

      “嗯,好像是,怎么了?”

      “……”?

      “怎么了???”

      “那個傻B,就是我!”

      放下電話,我和晨兒隔著幾千公里一塊兒笑了很久,直到丫缺氧。


      15年了,《刑警張玉貴2》《士兵突擊》《我的團長我的團》《生死線》《建黨偉業》《北京愛情故事》《天上的伙伴》《好家伙》《好男兒》《我不是潘金蓮》,一路走來,我們是彼此合作次數最多的演員,一同面對了不知多少的危險和苦難。所以今天這個問題,我該是有點發言權的。


      說,干什么都不容易,影視行當從業人員的壓力尤其大,市場就那么點,眾生蕓蕓。有資方在選擇演員的時候常常會說:用這個人吧,做人好。我就錯亂了,做人好,和人好,是倆概念啊……


      但是李晨,除了專業值得我尊重之外,他是真的人好。


      那一天,08年,我們在拍這么一場戲:“我”被炸彈炸暈了,晨兒半跪在廢墟上把我扶起來,喊著:“小何!小何!”就這么一場戲,很簡單,排練完,我和他修好妝就對面跪著。


      “準備實拍——”執行導演二爺大吼一聲,只見煙火師傅一揮手:“好嘞,放煙兒!”為了營造戰場氛圍,他和徒弟們手握黃白黑三色煙筒來回穿梭在廢墟之中。


      “預備——”二爺喊著,各部門就位,像極了準備起跑的健將。最后一位師傅舉著直冒火星子的黑煙筒飛也似地跳過我的身邊,以最快的速度撤離現場。


      忽然一陣鉆心的疼痛自我的脖頸傳來,我渾身一激靈,知道這火星不小,而且是直接落到了皮膚上……半米開外的晨兒望著我猛地大喊。遠處尚未燃盡的煙筒嗤嗤地響著,沒有人聽見他的呼喊。 我抬手按住了領子,火星該被就此碾滅在脖子上了,我疼得咬牙切齒,晨兒還在沖我叫喚。濃煙嗆得我難于呼吸,晨兒抬起手臂伸向了我……那一瞬間,我忽然很感動——兵、團、線,我們同甘共苦。按他那時的話講“三朝元老”,那份親切非比尋常,就如眼前,我疼在肉上,他痛徹心扉,這就是十指連心般的兄弟情義。


      “三——二——一——”二爺拉長的聲調穿透煙幕。我一把按下了李晨的手:“我沒事!拍戲最重要!”演員是特殊材料制成的,這一點很像軍人。軍人講究“令行禁止”,演員聽到“預備開機”的口令也必須無條件地服從,服從有時也意味著放棄。此刻的放棄,卻讓人無怨無悔,至少,我感受到了無價的友情。 “開始!”二爺的一聲喝,這場只有三兩分鐘的戲順利開演。

      …… ……


      “停!”本場終了,完美至極,特別是晨兒,他的痛苦狀從來就沒有這么真過。我已忘記疼痛,當然也不怎么疼了。我還跪在地上,極力低頭、收下頜、扒開領口,卻怎么也沒找到那個被燙傷的點。


      “阿西巴??!”晨兒那會兒迷上了這句韓劇中經常出現的粗口,但凡感嘆、悲憤、快樂、無助的時候,總能聽見他在喊:“阿西巴??!”只見他喘著粗氣,拼命的翻開自己的領子——然后,我看見了他的一塊皮,一塊蠶豆大小的表皮被燙掉了,位置也是脖子……


      后來,總有人問晨兒的那塊脖子皮哪去了,他也總會不厭其煩地指著我:“你去問這廝!當初我疼得直叫喚,他還以為我是在擔心他,一把給我按住了,然后特別正經的說:兄弟,沒事,開拍了!”


      我當時喊過“兄弟”嗎?也許喊過,也許沒有,哎內喂,一起吃過苦的,就是兄弟。


      跑題了,回到問題上。他為什么會有今天?


      很多人是從“跑男”之后覺得他大好了,其實他絕不僅僅是一個綜藝明星,他首先是一個好演員,《生死線》的龍文章、《好家伙》的時光,他都奉獻了堪稱華彩的表演。尤其剛播完的《好家伙》,我必須承認,他演得比我好,我還有很多的游移不定,他卻把時光這個人物完全化在了身上。作為一個演員,您專業要是不行,干什么都只是過眼云煙,靠歪門邪道一點用都沒有,觀眾不看你賺了多少錢、獲了多少獎,讓衣食父母喜歡你,只有手藝過硬,別無他法。


      對于行內,做人再好也只能撐過一時,人品確實好,才是真金白銀,得道多助。 在我們行內有句話:有困難找李晨。相熟的、半生的,大事小情,盡管找他,能不能成先放一邊,他真給你上心去辦。數十年如一日。


      晨兒也是苦孩子出身,什么活也都干過。人性忠厚,雙商都不低,能辦大事,但是至今有時候還會像一個孩子,滿心的純真,相信世上好人多,相信誰都不容易。有人說他是千年好人誰也不得罪,可他真不是怯懦。拍《團長》的時候,有個精神病患者,揮著一米長的大刀闖到我們拍攝現場,逮誰掄誰。人是都躲開了,道具桌子、監視器架子和導演椅直接被砍折,晨兒第一個沖上去瞬間就把患者撲倒。


      《好家伙》終于順利播出了,從拍攝到今天,四年了,晨從未放棄過讓這部戲播出的努力。一個人,默默的,跟每一家衛視去磕,幾起幾落,悲喜交加。我們無從知道這其間他究竟做過哪些具體的努力,甚至是妥協,我只看到,事情成了,我們喝著酒的時候,他直接在我面前哭得跟個孩子一樣。


      ——本文部分摘自圖書《不靠譜的演員都愛說如果》之《好人李晨》+《君子報酬》


      小編:張譯就是那個在《追兇者也》里的那個倒霉到家又蠢萌的殺手,在此劇中張譯的演繹得到了影評人和觀眾的高度贊揚,有人說張譯在此劇里面甚至將主角劉燁都比下去了。演技這么好,沒想到文采也這么棒!

      《追兇者也》張譯飾演的倒霉萌殺手董小鳳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上內容均轉自張譯本人自述,好文就要分享


      Copyright ? 華為手機價格交流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