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xnhjr"></dd>
    1. <rp id="xnhjr"></rp>

      <tbody id="xnhjr"></tbody>

      張曉剛:一直懼怕邊緣,懼怕沒有藝術氣息的地方

      YT云圖 2021-08-15 11:56:53

      # ? 張曉剛在昆明工作的四年時間里,他保持著每年去一次北京、去兩次成都的頻率,他要和外面的世界始終保持密切的聯系,他說他生怕死在一個文化的邊緣之地,一個沒有藝術氣息的地方。


      1982年,張曉剛還在一如既往地找工作。在昆明,只要與美術沾一點兒邊的單位張曉剛都去試過。毛旭輝帶著張曉剛抱著他的名畫《暴雨將至》去給云南藝術學院的相關領導老師看,看完后的人只是一言不發。



      呂海強 - 張曉剛,畫家,2013.06.12


      文化局創作室進不去,群眾藝術館進不去,文藝學校進不去,所有文化系統的都進不去,那就到中學,中學也沒有指標,最后集體單位昆明彩印廠也聯系了,還是未果。


      招生辦負責分配的那個人就住張曉剛家的隔壁,張曉剛天天去找他。有一天,招生辦的人說要不把你分到邊疆,指著云南省地圖問張曉剛,你想去哪里?張曉剛指著西雙版納最邊境的地方說:“就把我分到那兒去,國家不要我,我就到國外去?!币痪湓挵堰@個干部嚇得半死。



      張曉剛 - 1982年,張曉剛(左)與周春芽(右)于成都


      當張曉剛在昆明每天找工作的時候,同樣留校不成的何多苓也每天在成都聯系工作。但何多苓名氣大,找工作只是為了選一個好單位,而張曉剛就慘了,在昆明既沒有名氣,又不認識人。那時候國家規定,分配不下去的人,由國家統一分配;如果不服從統一分配,那就只能當黑戶。


      找工作期間,張曉剛的嫂子介紹他去建筑工地干活。于是他當了一個月建筑工人,掙到三十多塊錢。有了這筆錢,張曉剛又回四川美院要求重新分配,但這回學校徹底拒絕了他,因為他已經被統一分回云南了,學校沒有權力再把他要回來。最后張曉剛說只要能夠留在四川,隨便把他安在哪兒,他只要有一個地方呆著就行,那怕是阿壩。



      張曉剛《 翻開的第135頁》


      就在學校徹底拒絕了張曉剛后,他遇到了川美的一個老校友—渡口市的文聯主席。她看過張曉剛的作品,問張曉剛愿不愿意到渡口市。渡口市就是現在的攀枝花市,在四川省和云南省交界處,是一個三線城市,當時大興工業,全國各地都抽調人口到那兒去建工廠。


      渡口市文聯主席許諾張曉剛進渡口畫院當專職畫家。這聽起來十分有誘惑力,張曉剛決定去渡口市看看后再做決定。從四川回云南的火車要經過攀枝花,張曉剛下了火車轉乘汽車,再走一段路才到達這個在峽谷里的城市。



      1987年,張曉剛于重慶


      文聯主席帶著張曉剛看了畫院,當時院里已經有四個畫家,大家各有一間大畫室和一間住房。畫院的旁邊是歌舞團。文聯主席對張曉剛說,以后你的媳婦可以從歌舞團里找。



      張曉剛 - 大家庭No. 17


      張曉剛對這座工業小城失望,他實在不喜歡這個連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的城市,這個畫院讓他頗為躊躇。張曉剛回到昆明,在不得不成為黑戶的前一個星期,神奇般地有個單位愿意接收他,這樣張曉剛自然就不用去渡口了,不然我們真不知道會有一個什么樣的張曉剛。



      張曉剛 - 血緣 — 大家庭九號


      最后在昆明找到工作單位也是個很偶然的事兒。從渡口回到昆明后,毛旭輝帶張曉剛去歌舞團看一個老同學。老同學聽說張曉剛找不到接收單位很吃驚,問張曉剛要不要來市歌舞團,并且很熱心地去找到團長姚來訓,指著張曉剛說:這是個很有才華的大學生,沒有單位接收,你要不要?還拿出1982年1月的《美術》雜志給姚來訓看上面刊登的張曉剛的畫。姚來訓很是看重張曉剛,他去文化局里坐了四天,說單位需要人,一定要分給他一個學美術的大學生。



      張曉剛 - 血緣 — 大家庭: 全家福


      文化局擔心其中有什么走后門的事情,要求歌舞團不可以點名要人,分到誰就是誰。那個時候,整個云南省未分配的大學生只剩張曉剛一個人,所以隨后的事情發展得無比順暢,一天內就辦完從省里到市里到單位的所有手續。張曉剛后來總結,他幾乎事事都慢人一拍,但最后一刻總是遇到貴人,所以什么重要事情都沒有錯過。



      1988年,張曉剛于成都,肖全攝


      張曉剛成了昆明市歌舞團的美工,畫舞臺布景和道具,為了感謝姚來訓的知遇之恩,張曉剛還額外負責設計演出服裝,不僅畫圖樣,還親自跑服裝廠,買糖討好制作服裝的中年婦女,讓她們把衣服做好一點兒。因此,他設計的服裝還拿過獎。


      到歌舞團報道后,團里分給他一間宿舍。丁紹光赴美之前也蝸居于此,因為丁的夫人也曾在歌舞團工作。張曉剛的這間宿舍在昆明市歌舞團單身宿舍二樓走道的最里邊。一樓是女廁所,他就住在女廁所樓上。門口是這層樓的自來水龍頭,每個人用水都要到他門口接。



      張曉剛 - 愛人


      后來,我們和他開玩笑說這個地方風水好,下面有肥料滋養,門口有水有財,你的成功是有道理的。那時經??匆娨粋€七八歲的小女孩穿著大人的拖鞋,來門口接水倒水,每次總是很好奇地向張曉剛屋里張望,她是歌舞團編導馬遠敏老師的女兒何佳佳。二十幾年后,何佳佳成了張曉剛的第二任妻子。



      1994年,張曉剛于重慶,為圣保羅雙年展進行創作


      盡管有了接收單位,但是張曉剛覺得自己在昆明屬于邊緣人,生活在中國主流文化的邊緣,他每天想的就是怎么能回到四川美院。那個年代,四川美院是當時全國美術的中心,學校里有那么多藝術界的明星,四年級的課堂上,經常有各地來“朝拜”的人們圍觀學生們作畫。


      在昆明歌舞團報到那天,張曉剛暗暗在心里給自己定了一個期限:五年之后一定要離開昆明。后來他在第四年的時候回到了四川美院任教,比計劃提前了一年。



      張曉剛在北京工作室,背后是他的作品《綠墻:兩張單人床》(300x500cm, 2008)(圖片來自Wmagazine)


      1982年,程叢林給了張曉剛一個參加英國BBC舉辦的“世界繪畫比賽”的訊息,張曉剛準備了五張作品,寄出時海關要求登記物品價值,最高限額是100元人民幣,折合20英鎊。英國的主辦方把這個數額當作報價。


      比賽結束后,五張作品全賣了,英國方面先后寄來了兩張20英鎊的支票,張曉剛猜測應該是他們認為每張畫都是20英鎊的價格。等三個月后才能取出錢。200元相當于張曉剛那時幾個月的工資,關鍵是這讓他很有成就感。這也是張曉剛平生第一次賣出作品。



      阿改 - 張曉剛在其作品前


      張曉剛的工資有56元,他一個人一個月15元的生活費,加上其他支出一共需要25元,他可以每個月都存下20元。每次存夠100元的時候,張曉剛就背上包出門了。


      在昆明工作的四年時間里,他保持著每年去一次北京、去兩次成都的頻率,他要和外面的世界始終保持密切的聯系,他說他生怕死在一個文化的邊緣之地,一個沒有藝術氣息的地方。


      (文章節選自《護城河的顏色 20世紀80年代的昆明藝術家》,聶榮慶著,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由人民美術出版社授權,題目為編者所加)




      以上內容來自:


      YT云圖-全球視覺文化媒體

      www.yuntoo.com


      各大應用商店下載“YT云圖”APP

      中國最大視覺藝術圖庫限時免費



      Copyright ? 華為手機價格交流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