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xnhjr"></dd>
    1. <rp id="xnhjr"></rp>

      <tbody id="xnhjr"></tbody>

      不破不立——對2017年中國大類資產配置的思考

      莫尼塔宏觀研究 2021-08-16 15:36:22



      本文是鐘正生博士12月19日在2017上半年撲克投資策略論壇上的演講。


      謝謝各位來賓,謝謝撲克投資家的邀請。給我的題目很大:大類資產配置的思考邏輯與展望。剛剛邵宇先生在講“天鵝湖”,昌明先生在講流動性,大家共同的感覺就是這是一個混沌的年代,尤其對明年有很多的不確定性。但是,我想說的是,我想對比一下美國里根總統任期。


      美國經濟轉型期的大類資產表現

      特朗普在當選之前就說過,我就是另一個里根,因為里根做的減稅這些事情特朗普也在做。還有另外一個原因是什么呢,我覺得現在中國的階段跟里根總統第一任期的階段是非常相像的。下面就從這個角度給大家做一個分析。

      美國經濟轉型及大類資產的表現,為什么做這個研究呢?當前的中國與里根總統第一任期中的美國經濟是出奇相似。我們用了兩個指標,一個是服務業在GDP里面的占比,現在把中國的指標倒退了33年,差不多相當于美國1983年時候的狀況。大家知道當服務業占比慢慢超過制造業占比的時候,經濟轉型會發生一些有趣的事情。

      第二個指標是M2與GDP的比率。大家可以反過來想,這個也是資金使用效率的指標,你可以把它理解為為了換回一個單位的GDP你要花幾塊錢,指標越高說明資金的使用效率是越低的,所以我們也把這個指標倒退了33年左右,可以發覺跟里根總統第一任期的時候也是比較類似的。



      美國總統里根第一任期是80年到84年,第二任期是85年到88年。我們再看一下,美國總統里根兩任的時候,大類資產的表現背后的原因在哪里。

      第一任期之內美國經濟仍然靠投資拉動,美國的杠桿率是大幅攀升,簡單的概括這個階段美國也試圖在去產能、去杠桿,但是這個過程是非常糾結和反復的。到了第二個任期就發生了一些更加傷筋動骨的事情,比如美國企業盈利與房地產市場相繼惡化,美國大批銀行相繼倒閉,這才叫傷筋動骨的去杠桿、去產能。所以這兩個階段,一個是去產能反復,一個是去產能很徹底。這兩個階段它的大類資產表現是什么樣的狀況呢?

      首先看債券,我起名字叫資金密集向資金節省轉化下的債牛。大家看看中間的這條紅線,當圍繞舊經濟進行強刺激的時候,債市仍將維持熊市格局。牛市的分割點在哪里呢?其實是在轉型實質推動之后。原因非常簡單,因為當舊經濟出清,新經濟崛起的時候,新經濟對資金的需求和消耗大幅降低,所以無風險的利率是明顯下行的。

      再看看美國轉型期股票市場的三個特點:第一,股市與經濟出現背離,經濟下行臺階過程中股市長牛。巴菲特說,特朗普是值得尊重的總統,美股還將有30年的長牛。上一個美股30年的長牛就是上個世紀80年代。第二個特點是兩輪債券牛市期間,資本市場均表現為股債雙牛,無風險收益率下行對提升股市估值有明顯的作用。第三個特點是以1987年的股災為分解點,伴隨著新經濟的崛起,美國股市上漲的驅動力由估值轉為盈利。從行業上看更加的明顯,1987年股災前后,美國股市上漲由估值驅動明顯轉化為盈利驅動。




      再看一下大宗商品市場,它與債券市場是完全的翹翹板。大宗是個風險資產,債券是個避險的資產,這是很自然的事情。為什么在大宗商品市場會出現這樣的狀況呢?因為在經濟結構轉型期間,一旦經濟有所起穩回升,大宗商品價格一定有表現,而且工業品的價格比整個大宗商品價格彈性要高。

      我們今年工業品價格的表現是不是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結構轉型中,大宗商品與債券市場之間表現出較好的輪動性。當然,今年前面大宗商品價格表現的非常好,債券也表現的非常好,但是在接近年關的時候,大宗商品依然表現不錯,但是債券市場已經進行了調整。




      還有一個外匯市場,美元指數歷史大頂之后的十年沉寂。這里有一個判斷,在經濟轉型實質推動后,美元并沒有較好的投資機會。這一時期的前半程美元指數是1985年的歷史大頂,這樣一個背景是什么,當時美國是高通脹,高利率,大批美元資金的回流,所以造成美元指數急劇攀升。后半程是里根總統卸任之后,2001年之后美國指數到了歷史次高點。




      美國經驗對當下中國的借鑒意義

      大家可以總結一下,美國經驗對當下中國的借鑒意義。當一個國家的經濟,當它的服務業占比超過制造業占比的時候,它會發生三個事情:

      第一點,由于服務業的生產率比制造業的生產率要低,所以當服務業占比超過制造業的時候,整個社會的生產率要下降。這個不僅是美國,日本、德國、韓國都是同樣的事情。我們現在處于這樣的經濟轉型的節骨眼上,所以我們經濟增長率的下行是個必然規律。




      第二點,由于這種經濟調整,新經濟崛起,而新經濟對資金消耗的程度又下降了,所以轉型如果成功之后,無風險利率就往下走了,這對股市和債市都會有很好的提振。

      第三點,比如大家看今年的股票市場,或者看明年的股票市場,更多的都是從企業盈利能不能維持的角度來看,那我們從美國轉型中能夠得到什么經驗呢?當舊經濟調整完畢之后,企業盈利放緩會逐漸筑底,但是企業盈利要獲得一個新的增長點出來,股票市場才會有扎實的成長。里根第一任期去產能反復,第二任期無風險利率下降,美國的新經濟互聯網正式崛起,新的增長點出來了,企業的盈利出來了,所以美股有更加扎實的成長。




      看一下我們未來的中國經濟,很重要的一個判斷是,我們現在處于經濟轉型的什么階段。其實有很多的朋友是很樂觀的,認為我們的去產能已經去了三分之二了,可能已經處于美國總統里根的第二任期了??墒俏覀€人認為我們現在仍然處于美國總統里根的第一任期,我們去產能的故事還沒有做完。大量的企業破產,大量的銀行倒閉這種傷筋動骨的事情也沒有經歷。我不太相信去產能去杠桿就這么風平浪靜的過去了,所以我判斷中國經濟轉型相當于美國里根總統第一任期的狀況。





      我們在跟里根總統第一任期做比較,但跟歷史比較總是有風險的。我在做比較的時候,會有兩點不同:第一,當時美國的利率水平是太高了,我們現在的利率水平沒那么高,但無風險利率下行的趨勢還是看得到的。第二,當時美國只有去產能的故事,沒有房地產調控,我們現在有房地產調控。但大家知道房地產是一個資金消耗的部門,資金沉淀的部門,所以大的邏輯上沒有太多的變化,但是要做一些修正。

      說了這么多,2016年中國股市和大宗商品的走勢和美國經驗是比較相似。明年的大類資產走勢是什么樣的狀況呢?

      大宗商品,我們是這樣認為的:剛剛閉幕的中國經濟工作會議上說,供給側改革性改革還要實質推行,這樣的話也會給大宗商品帶來階段性的行情。大家目前做出這樣一個預判我也并不反對。

      這取決于今年演繹的上游行業去產能故事,能否在中游行業再講一遍。比如煤炭價格漲的非常好,結果中游的行業利潤受到擠壓了,但下游行業的利潤還比較穩定。因此,一種情況是下游終端的需求起來了,但是會起來多少,大家基本沒抱太多的指望;另一種情況是,今年的上游去產能去得還比較徹底,明年的中游會不會再進一步的去產能。如果中游開始去產能的話,造成了中游行業格局的變化,這些廠商的議價能力會提高。所以即便我的成本漲了,我已經把成本上漲的壓力轉移到下游了。這是很多人期待看到的事情,上游在漲價,中游能不能把這個價格壓力傳遞到下游去,這就是從上游逐漸滲透到中游的故事。

      最終企業盈利取決于什么呢?尤其是中游行業的企業盈利,取決于下游需求變化的幅度,與它的供給調整幅度之間的對比。我現在的看法是,終端需求改善不會特別明顯,供給調整的幅度可能也沒有今年幅度這么大。所以看有些行業的行業格局,去產能已經做的不錯的話,還是有一些漲價的邏輯存在的,所以大宗商品可能是一個階段性的行情,不同的品種有不同的演繹。





      股票市場也是這樣的道理,現在很多人說,明年我不需要已經盈利改善的行業,能有進一步的明顯的改善。我只需要目前仍在虧損的這些行業,它們在邊際上有所改善,這對整體的企業盈利來說也會帶來邊際上的改善。這是股票和大宗明年一個非常重要的邏輯。

      債券市場,可以說是看到了開頭,沒猜到結尾。目前的中國債市并未充分體現經濟下行的壓力,現在的債券收益率差不多是09年的收益率,但是現在的經濟增長率跟09年的經濟增長率是下了很大的一個臺階的。但這就是一個永恒的話題,利率與增長之間是不是一個匹配的關系。

      目前央行對短端利率波動的容忍程度提高,而且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更是提出“穩健中性”的說法,無疑是在給債市潑冷水。但是不要輕易忘記經濟運行的大邏輯,悲觀的悲觀后面也許孕育著希望。核心的論點是什么?大家看現在房地產調控如此之嚴,房地產銷售急劇萎縮,明年的房地產投資會是什么狀況?我們預計,今年的房地產投資可以維持到6%,到明年房地產投資將回歸到2%。

      大家不要小看6%到2%的下調,我們做了一個測算,大家知道之前中國經濟下行的時候,基建投資與房地產投資有個翹翹板效應,房地產往下走的時候,基建投資會往上,我們測算一下這兩種效應有多大。測算的結果是什么呢?如果房地產投資下降1個百分點,基建投資可能要上升2.4%個百分點,才能穩住整個中國經濟的盤子,因為房地產開發投資它的產業鏈條更長。所以這樣算一下從6%到2%的降幅,4個百分點的降幅也就意味著我們的基建投資要上大約9個百分點,今年的投資是17-18%左右,那明年就是26-27%,這樣的增速在目前的財政收支狀況之下幾乎不太可能。





      大家可以想象明年經濟下行的壓力依然是在的。而且我們認為是二季度,經濟下行的壓力就會出來。所以現在債券市場仍然是在調整,但大家看債券市場的時候,不能完全以現在的狀況推理以后的狀況。一旦經濟出現拐點的時候,其實我們可以期待貨幣政策也許會出現拐點。屆時央行還會關注資產泡沫,但是不要忘記央行最關注的是經濟。我提醒大家,當大家都非常悲觀的時候,是不是可以換個角度來想。

      最后談談人民幣匯率。我們財新年會上有個圓桌論壇,當問到明年人民幣匯率會貶到什么地步,結果八個嘉賓一致認為明年的匯率可能過不了7.3。明年的1月份肯定是一個比較敏感的時點,因為又是一個集中換匯的時點,加上1月份特朗普要上臺,還不知道會發布什么樣的言論,美元會有什么樣的沖勁,所以一月份確實是一個非常敏感的時點。我認為明年的人民幣匯率可以關注,無需擔憂。理由是什么呢?





      第一個,美元進一步上漲的空間有限。當然我贊同昌明剛才說的,明年美聯儲加息最多兩次。今年12月美聯儲加息這個并無意外,這都在市場意料之中,對市場也沒有太大的影響。為什么市場這次走的更加瘋更加離譜呢?是因為美聯儲釋放了更多鷹派的信號。除了這個影響之外,那就是特朗普,特朗普說要減稅,要加強基建。而美元指數從1980年到1985年,美元指數上漲了100%左右,所以我們看一下,特朗普跟當時的里根有什么不一樣。





      特朗普有三個邏輯:第一個財政赤字擴大。所以美國要不斷地發債,債券收益率會上漲,大量的錢去買美債。里根時期減稅增支是財政政策的主旋律,任期前三年國債發行平均增速超過20%,我們現在的問題是,特朗普時期美國會不會有這么多的國債出來。特朗普說要在十年時間內對基礎設施投資1萬億美元。

      據測算,特朗普刺激計劃將在接下來10年內減少4.4-5.9萬億美元的聯邦財政收入,并產生12萬億美元的債務。若明年特朗普刺激計劃如期執行,美國赤字率勢必逐漸攀升,并帶動債券收益率上漲,從而吸引更多資金回流美國推升美元。但特朗普說的和他做的不一定是一回事。





      但大家可以看到這樣一個問題,如果美債收益率漲的太快,也會進一步擴大美國政府利息支出負擔,影響進一步財政擴張的空間。所以大家看特朗普也曾說過,他并不希望多高的利率。赤字推高美元的背后依然是增長和再通脹的邏輯,但特朗普刺激計劃是否能夠順利推行還有待確認,而且特朗普財政刺激很難將美國經濟恢復成里根時期的水平。所以我們認為“赤字上漲--收益率上漲--美元上漲”這個邏輯鏈條能在多大程度上生效還不確定。

      第二個邏輯是貿易逆差。特朗普大打貿易保護牌,比如一度說要對中國出口商品征收45%的關稅,但是這個鏈條,“貿易保護--經濟提速--美元上漲”這個邏輯有沒有問題?如果貿易保護主義能夠提升美元,那么強勢美元會很快推高貿易逆差,拖累美國經濟,因此強勢美元與特朗普的貿易保護主義理念本質上是相悖的。





      第三個邏輯是海外利潤回流。特朗普減稅計劃還包括大幅削減企業海外利潤匯回稅。目前,美國企業海外利潤約2.5萬億美元,相比里根時期的1.6萬億更高,減稅政策或將導致2000億美元資金回流,這對美元指數或有一定提振。但是利潤回流兌美元的推動可能沒有想象中那么大?

      首先,10%的稅率相對于很多海外避稅天堂3-6.6%的稅率依然偏高。其次,約95%的海外企業利潤本身是以美元形式存在,即便利潤回流也不會增加很多美元需求。再次,企業匯回利潤可能更多被用于股份回購和分紅,而不是再投資。如果說你的利潤回流能夠促進投資的話,那只有一個前提,就是美國企業之所以不投資,是因為它融資受到了約束,可是大家知道明顯不是這樣的情況。最后,由于美國很多企業都有跨國業務,美元走強將會壓縮這些企業的海外利潤。



      總結一下,財政赤字擴大,貿易逆差縮窄,海外利潤回流,這幾個市場認為的美元走強的邏輯是要打一個折扣的。所以我認為,這輪的美元上漲沒有那么強的動能。很多人問會漲到多少點,我看了一下沒有多少人對這輪美元高點做個預判。我覺得三年之內肯定是漲不了多少的,明年能夠比較準確的把握就不錯了。有人說三年內美元要過120,這是比較樂觀的觀點,我沒有這么樂觀。

      說了美元順便談一下美債和美股的走勢。近期美國國債遭到拋售,10年期國債收益率大幅上漲。但如果拉長周期看,美債收益率仍處下行通道中,這輪上漲是趨勢反轉還是中級反彈還有待驗證。同時,近期企業債收益率和10年國債收益率利差快速收窄,顯示市場對企業債的熱情很高,債市并非清一色走弱。所以美國債券市場是不是還會一如既往的調整,大家值得去關注。





      其實在美債的問題上,大家應該關注下伯南克的博客,最初三篇講的是央行的政策利率應該順應自然利率做調整。根據英國前央行行長默文-金的研究,我可以給大家匯報幾個數據,大概是從1984年到2000年的時候,全球均衡的實際利率大概是從3.4%降到了2%,從2000年到2015年,從2%降到了0,甚至比0更低。

      目前沒有證據能夠顯示,我們全球均衡的實際利率有進一步下行的空間,但是也沒有足夠強的證據說全球實際利率就往上走了。所以全球均衡的實際利率還沒有怎么動,但是我們的國債收益率已經在大幅調整了,這是不是太快了,或者說它是市場過度反應的體現,這個還有待觀察。

      順便談一下美股。現在美股市盈率已經達到次貸危機后最高,看起來美股的泡沫已經很大。確實有全球宏觀對沖的大咖們在說美股高估的風險。當然美股高估喊了很多年,好像也沒怎么調整。今年初大幅波動、6月底英國退歐和11月8號美國大選期間,美股都有下跌,但修復速度越來越快,從年初的幾個月到7月的一周,再到11月的一天。這充分體現了美股較強的韌性,但可能反映了市場對風險的逐漸麻木。

      2009年以來,美股好轉與股票回購有直接關系,回購甚至一度成為股市上漲的最大動力。但是大家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企業做股份回購是需要比較寬松的貨幣金融環境。當美聯儲加息引起利率水平上漲,企業發債融資回購股票的動力就會下降,美股調整可能在所難免。這個對企業股份回購會產生多大的沖擊,也是需要去觀望的。之前也有很多人研究,如果美債收益率上升多少,或者美國的貨幣市場收益率上行多少,就相當于美聯儲被動的加息。這個也是我認為明年美聯儲加息不過兩年的一個重要依據。

      美元上行的動能有限,因為美元走不了那么強,人民幣就貶不了那么多。第二個理由是明年人民幣貶值的“內憂外患”或將進一步緩解。

      “內憂”是我們的企業和居民有大量的對外資產配置的需求。811匯改之后,我們大量的企業尤其是國有企業非常擔心,因為不知道人民幣要貶到什么時候,所以它們要提前償還美元貸款。但目前企業償還美元外債的進程已經基本觸底。

      誠如小川行長年初所言“這種調整會很快見底的,外債都還了就見底了。何況,不少在華外商投資企業是要靠母公司用美元作貿易融資的,這部分量很大,不可能減到底”。這一點可從外幣貸款凈償還量的數據中得到驗證:今年4月以來,外幣償還不再與人民幣貶值正相關,且凈償還量已較此前明顯下降。

      這個是說我們企業部門外匯資產的調整,還有居民外匯資產的調整呢?這個就是我說的,明年人民幣匯率的演繹,不是取決于中國央行與美聯儲之間的決斗,是取決于央媽與大媽的決斗。如果千千萬萬的大媽都去排隊換匯的話,那我們的外匯儲備怎么撐得了。大家說這個事情的時候,我們設想當中的最恐慌的情形其實并不會發生。從統計數據來看,居民換匯的數量還是比較有限的,也沒有那么大的沖擊。





      明年會不會出現恐慌性換匯這樣一個狀況呢?我覺得取決于兩個因素:第一個因素是,央行現在要不要把匯率全部放開。如果一步到位的放的話,以前可能大家覺得人民幣匯率只是漸進地在貶,現在突然意識到人民幣匯率完全浮動了,理論上可以跌起來沒完了,所以本來大家還比較淡定,一下子變成一個恐慌事件,我想央行可能并不希望出現這樣一種突發的狀態。

      第二個因素是,現在全球反全球化的勢頭愈演愈烈。你算一下,如果從現在6.9貶到7.3,對于大量的大媽來說,這5%的貶值幅度是可以承受的,因為你換成美元之后現在出境的渠道已經被限制住了,換成美元之后又能干什么?所以我還是認為市場認為最恐慌的情形其實是不會發生的。但是這還是要看央行應對的狀況,我希望這個敏感時間點有驚無險的過去。

      “外患”在什么地方?特朗普當選后人民幣貶值幅度有多少?不論是英國退歐公投后、國慶期間海外動蕩后、還是美國總統大選后,相對英鎊、韓元、歐元和墨西哥比索來說,人民幣貶值幅度都算得上溫和?!皝y世”之中,央行完全有條件“渾水摸魚”,適當增加人民幣匯率的彈性。從金融衍生品市場的反應來看,這幾次加速貶值都未引起過度恐慌,這與去年“8-11”匯改和今年1月初時的情況全然不同。此外,特朗普上臺后,會不會把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他是希望我們升值還是希望我們貶值?他當然是希望我們升值,升值的話美國的出口競爭力才有保證。

      總之,我認為人民幣匯率明年到7.3就差不多了,但到那時匯率波動的幅度一定會加大。

      大家在討論大類資產配置的時候,別忘了房地產投資。現在的房地產銷售明顯是萎縮的,明年的房地產投資肯定是往下降的,這個是大家都可以看到的。但是我講講房價的問題。大家知道,十九大之前,所有限購城市房價不漲。但房價不讓它漲和它會不會漲完全是兩回事。也許明年的房地產價格在十九大之前不會動,但是你如果放更長的時間,兩到三年之內房地產價格會怎么樣,我仍然堅信一線城市和二線城市的房價還是有很大的空間。

      我為什么這樣堅持認為呢?我們經常把北京的房價與紐約的房價做比較,這個我在其他的場合也討論過,現在北京的平均房價還沒到紐約的平均房價,未來是不是到紐約房價就會觸頂回落呢?我們在比較的時候要注意什么呢?第一個修正是紐約房價觸及高點時的利率水平,跟現在的利率水平不一樣,當時是個比較正常的利率,現在是低利率、零利率甚至是負利率,利率水平更低,資產估值也會更高,而且目前可供配置的資產更少,所以房地產的價格還是有上漲的動力在里面的。



      第二個修正是什么呢,政府是中國房地產市場上最大的莊家,房價里面有一半以上被政府拿去,而地方政府現在顯然沒有收手的意愿。只要政府還是土地市場上的壟斷供應者,中國房價易上難下的格局就很難改變。我們也知道剛剛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說,要建立房地產市場的長效機制,有很大一塊就是土地供應模式的變化。土地財政現在是地方政府最依賴的收入,甚至有地方政府的官員跟我們交流的時候曾經說過,你辛辛苦苦發展幾年經濟,還沒今年一年的賣地收入多。

      在這樣一種狀態下,地方政府對土地財政的依賴是非常重的。舉個例子,2015年上海市的土地儲備是多少呢?2000多平方公里??墒?015年上海市放了多少土地出來?5平方公里左右。估計2016年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觀。難道地方不是賣地收入最大化嗎?為什么比如上海不賣50平方公里呢?我猜測有這么幾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今年地方政府賣地收入已經很高了,再加上地方債置換,地方政府好像不那么缺錢了,所以這種情況下明年是不是要著急上火的賣地要打個問號。





      第二個原因是,放5畝地可能出10個地王,放50畝地可能就會出100個地王,因為土地仍然是緊平衡的。但在嚴格的房地產調控之下,地王頻出是政府不想看到的。

      第三個問題,土地出讓的制度有很強的慣性。如果你是一個地方的一把手,你的前任一年拍五畝地出來,到你手上一年拍五十畝地出來,這是土地溢價會下來,房價漲幅大概也會下來。但大家就會問一個問題,你這算不算賤賣國有資產?為什么上一個賣十萬你就賣八萬呢?這兩萬塊錢差價去哪兒了?這好像不是那么容易說得清道得明的。

      所以我說明年土地供應這塊很難有大幅度的改觀,只要土地高溢價改變不了,房價最強的上漲動力就在這里,所以我說別忘了房地產投資。

      展望明年的大類資產走勢,剛才說過了股票、債券、匯率、商品、地產。為什么我覺得中國的經濟轉型還沒有到柳暗花明的那一天呢?大家可以看一下,國企去杠桿步履維艱,我們大量的企業是合并,做大很容易,能不能做強還要看。我經常說,不帶任何道德評判的色彩,國有企業是一個特殊的“物種”。今年以來國有企業工業生產這塊是非常弱的,工業品價格一起來,民營企業反應是最快的,對于價格信號是最敏感的,國有企業確實慢半拍。

      但另一方面,很多民營企業趁著利潤改善的時候抓緊時間去杠桿,這個我們有數據能夠看到的,只有國有企業在一根筋地加杠桿。由此,大家可以想見去產能、去杠桿的故事還沒有完。未來如果看到像美國經濟轉型一樣的成功模板,我覺得是非常不錯的狀況。常有朋友說,如果中國經濟轉型成功了,那么股票市場會有一個大牛市。但關鍵是中國經濟轉型什么時候算實質成功了?這個還是個有爭議的問題。





      還有一個問題,對于中國經濟轉型大家也需要多一份魄力,多一份耐心。不要覺得,我們現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一開,嚴控風險的調子一出來,就覺得明年所有的資產配置好像都不是很確定。大家回憶一下,去年春節之前,大家認為當時的人民幣匯率是洪水猛獸,人民幣資產都快崩潰了,可是過了一個春節之后就發覺好像也沒什么大不了。我再說兩點:

      一是,對中國經濟轉型大家不要覺得過分悲觀。現在是6.7%的增速,跌到6.5%左右又怎么樣呢?我告訴大家也有一個成功的模板,韓國經濟轉型之后,確實從10%的高增速下降到5%左右的中等增速,但是不要忘記了,韓國在5%左右的增速中樞上又增長了十幾年。所以如果我們能在4%、5%的增速中再增長十幾年,不要忘了我們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那一定是一個奇跡,所以不要太過悲觀。

      二是,大家都在說歐洲的問題,地緣政治上的問題,會不會發生臺海戰爭等。但是如果我們都知道都能想到的就不叫問題了,所以也稱不上明年的黑天鵝。我想說個黑天鵝出來,那就是大家現在是不是對特朗普刺激和再通脹的預期太足了。如果特朗普上臺之后,他的執政上出了一些問題,或者受到了一些掣肘,這個預期調整的話會是什么樣的狀況。

      這就是我今天跟大家交流的,對明年大類資產配置談了一些想法。說句實話,這確實是一個很不確定的時代,關鍵是特朗普實在很難預測。我試圖提供了一些不太一樣的看法,供大家參考。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但可能也是一個最好的時代。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投資中都有斬獲,都有賺頭!謝謝大家!


      聯系作者請發郵件至:

      zhongzhengsheng@cebm.com.cn

      歡迎訂閱我們的公告號,第一時間獲取莫尼塔宏觀團隊的最新研究成果!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華為手機價格交流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