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xnhjr"></dd>
    1. <rp id="xnhjr"></rp>

      <tbody id="xnhjr"></tbody>

      小說丨鏡之境·海棠

      貝蒂妮編輯部官網 2017-11-04 21:36:03




      微刊 · 小說

      ?小說:?《鏡之境.海棠》

      ?作者:???輕舞飛揚


      01

      蘇武城是一座崇尚武力,以格斗比賽為樂,武士頭銜為榮的城,尖刺柵欄的圍墻上,依傍著毫不相稱的柔軟海棠。

      名喚素心的女子翻過尖刺柵欄,采擷了一朵海棠戴在凌云鬢上??此难b束好像哪家的小姐,印在眉間的血符,卻暴露了第一殺手的身份。

      她常年游走在這座城中,剛冷無情地用一只采勝簪,結果著人的性命。卻偏偏喜愛這些到處可見的柔軟花卉。

      此時她正看著城主送來的戰書,上面寫道:“為規勸姑娘改邪歸正,在下特邀姑娘來練武場比武,如若姑娘輸了,從此望金盆洗手?!?/sub>

      想必是忌憚她的劍,戰書才寫的如此客氣吧。她不自覺的笑了一下,連老爹都不能規勸的選擇,別人又如何左右呢?

      她之所以做殺手,不為傭金和威名,只因青顏在城主身邊做了殺手,只是為了有朝一日與青顏攜手并肩,共闖天涯。

      幼時她和老爹住在城外的蘇青鎮,娘親早逝,老爹忙于生意,疏于管教的她,駕著馬車到處闖禍,還不知從哪學了三腳貓的功夫。

      老爹極力反對她習武,為她請來了教書先生,隨同的還有書童青顏。

      束發成髻,骨簪貫頂的少年出身寒微,是個孤兒,自從跟了先生便勤于讀書,專研詩書,常常抱著很厚的書卷挑燈夜讀。

      她自己不讀書倒也罷了,還常常打擾青顏用功,他卻從不像先生一樣搖頭叫她野丫頭,而是溫聲吞氣道:“素心姑娘真是活潑好動。"

      盡管如此,她對少年老成的青顏并無好感,覺得那是虛偽的做派,依舊我行我束,變本加厲,企圖氣走先生和討厭的書童。

      ??有一次為得到一只雙鸞點翠步搖,而把囚犯藏在馬車里,使他逃出了城。事后嫁禍給了青顏,對此青顏并不惱怒爭辯,默認下這個黑鍋。

      ?后來事情查明,氣急敗壞的父親差人把她送進城里,最有經驗的管教婆婆那里接受調教,使她逍遙自在的活法就此終結。

      管教婆婆并不老,珍絲光滑的頭發梳成凌云髻,梅英簪斜插其中。招招手說:“明天起,我教你用樹藤做藤鞭。"

      婆婆從不多話,采用跪罰,絕食等肉體的壓迫使人聽話,并讓孩子們親眼目睹著那些藤條是怎樣捆綁鞭打甚至勒死犯人奴隸的。

      素心戰戰兢兢地進行枯燥的編藤作業,盼望著老爹滿意,接她歸家。

      那段暗無天日的時日里,青顏常常偷偷進城來看望她。這樣的舉動使這個平日里討厭的書呆子變得可親可近了。

      后來不知道青顏用了什么方法讓管教婆婆應允了放她回去。在趕路途中的夜晚,她總夢見樹藤毆打犯人的場景,因而嚇得冷汗泠泠,是他徹夜安撫道:“有我保護你,別怕。"

      只一句話,從此使她芳心暗許,并變得乖巧可人,那應該是書呆子青顏喜歡的樣子。

      她憧憬著嫁與他的及第之年,然而成年之后他忽然決定離開蘇青鎮,她實在想不明白他忽然要離開蘇青鎮的原因,就像她不明白娘親死后,父親離開蘇武城來蘇青鎮居住的決定。

      ?還記得那天,她笑鬧著要和他一起走,他微皺了眉頭道,“不行,我此去是棄文從武,準備做殺手的。"

      ?“我也可以啊?!彼鼻械卣f明道,絲毫沒顯出害怕或厭惡的情緒。

      ?“可是我記得你自小暈血,不適合做殺手,不適合跟著我的?!?/sub>

      ?愛人的心是盲目的,她不知那是委婉地拒絕,只把做殺手當做追隨那人的憑據。


      02

      明眼人都看得出,素心的武功勝于城主之上,卻不料她故作劣勢,連連后退,翻身跌下臺去,轉而拍拍衣裙的塵土道“我輸了,按照約定,我從此不做殺手了?!?/sub>

      這是一場局,她輸得不是比武,而是愛情。

      就在前來應戰的那一刻,她重逢了青顏,就是城主。而坐在青顏身邊,絲絨結成百合髻,疊著綠雪含芳發押的蝶武,便是城主夫人了。

      毫無疑問,青顏當年欺騙了她的無知,撇下了她的單純。

      一夕分別,使她斷訣至親,舔著鮮血,飽受憎恨鄙夷,卻使他位居城主,享受榮耀追捧。

      在她來之前,她并不知道青顏就是傳說中的城主,他也不知道她是那個傳說中的女殺手,他們共同赴約一場命運的局。

      他后來問她,你可恨我,為什么不趁比武時揭穿報復,打擊我的地位顏面?”

      她搖搖頭,“我不恨你,因為我看見,你為我種了滿城的海棠花。

      ?她從小就喜歡海棠,母親的艷骨就埋葬在郊外的海棠樹下,她常偷偷跑去那里緬懷母親。

      青顏來的那天,正是母親的祭日,飛仙雙鬢,溜銀朱花的素心,在樹下背誦著母親生前教她的女經,專注的神情不同往日的嘻哈,連飛過的蝴蝶都被忽略。

      青顏并非天生的好脾氣,只是那一幕,淺淺憂傷,淡淡心思的少女形象,印在了少年心上,于是對她日后的任性胡鬧也顯得憐愛。


      03

      可是青顏成年后懷抱宏圖之志,開始不甘與筆耕錯錯,以后做一個平凡的教書先生。

      他聽聞在蘇武城,哪怕出身最低下的奴隸,只要訓練為最高等的武士,并娶老城主的女兒為妻,就能成為新任的城主。

      于是他毅然離開蘇青鎮,棄文從武,舍棄兒女情長,與老城主的女兒蝶武另結了百年之好。

      如今的重逢,卻是尷尬的身份,蒙在鼓里的素心清醒了,她辭別了一座城,辭別了一個人?;氐匠峭獾奶K青鎮,侍奉老爹。

      從此城里少了一個采勝簪的女殺手,城外多了一個日出勞作的平凡婦人。日子清苦但也平順。


      04

      時過境遷,自那日重逢,青顏的心境重新起了漣漪,已是中年,根基穩固的他想要休妻,娶素心為妻。

      蝶武早知道滿城的海棠花是為別人而種,卻不甘心自己多年的所得付諸一空。她叫嚷道:“要知道當年若不是我在格斗比賽中替你放水,你不可能打敗其他人,成為最高等頭銜的武士,若不是娶了我,你也不可能是城主?!?/sub>

      自小是老城主女兒,后來是城主夫人的蝶武,驕傲慣了,不甘心被丈夫羞辱,于是連夜命人把城里每一株海棠樹都砍掉了,試圖用這樣的方式向青顏示威。

      樹木搖撼中簌簌落花如枯葉蝶兒紛飛,青顏跌進滿地頹敗的紅色中如同跌進愛情的余燼中哭泣。蝶武從未看過男人的哭泣,滿目里灌滿風沙的眼。

      她也哭了起來,“我何罪之有,你這樣待我!我也一樣愛你,并給了你想要的!你卻不念及我的好,你若娶她,除非從我身上踏過去。


      05

      于是青顏娶素心的事情就此作罷,但是城主與夫人蝶武大打出手,緊接著城主失蹤的流言,從城里一直傳到了城外。

      素心老爹在茶舍與人閑話,他老了,對于過去的事和人一并忘記,不記得先生和書童,妻子的去世,女兒的叛逆。卻對當下的時局津津樂道。

      一旁的素心,從容淡定,平穩地添著茶水,仿佛他年對青顏的熱情也隨著光陰的流水消失殆盡,只剩下置若罔聞的清冷。

      ?她怎么也想不到,蝶武會來蘇青鎮找她,這個滿頭珠玉,寂寞光華的貴婦,央求她幫忙尋找離家出走的丈夫,當今的城主青顏。

      素心道:“這不過是夫妻間的鬧劇,我一個外人不好插手。"

      我知道他早年與你相好,只是為了名利地位而疏遠了你。只要你能找到他,我愿意讓他納你為妾,共享榮華。

      這無疑是一個女人最大的讓步了,但素素不同于蝶武的風風火火,愛恨分明,她寧愿轉身細心守護青顏舊愛,也不肯不擇手段委身與變質的婚嫁。

      她把門一推,下了逐客令:“他回不回來與我一介平民有什么相干?再說你都不知道的去向我又如何尋見?”


      06

      數月后,青顏一介布衣跪在素心面前,話里話外無非再續前緣,補償虧欠之類的話,單純情愫的少年已經不再,素心又怎能面對變得俗不可耐的男子?一向溫婉的素心,眼里閃過譏誚,客氣的招待他,卻決口不提回城之事。這樣三番五次,自覺無趣的青顏便一個人回城,繼續做她的城主去了。這場鬧劇也草草結束。

      事情卻在老爹去世的那天,發生了轉機,無依無靠的她突然傳信給青顏,說愿意做他的妾。

      雖然是妾,但接她進城的儀式,卻意外的隆重,她挽著朝云近香鬢,一對翡翠滴珠耳環盡顯其華,騎在馬上,踏過從蘇青鎮一直鋪到蘇武城街市的海棠花瓣。

      新修的宅院像舊夢里兒時的故園,顯然是青顏精心布置的,他還是愛她的,只不過換了一種世俗的方式。

      然而她對他不在是那種熱忱的愛戀了,但青顏覺得只要她肯回來他身邊,那不過是需要時間慢慢修補的裂痕而已。

      她入住的第一天,蝶武沒來,來的卻是一個意外的人。管教婆婆。

      婆婆喜歡舞刀弄槍,為人狠厲,當下卻顯得特別和藹。

      呵呵,小時候頑皮的你如今成了別人的媳婦哦。

      對于她無比熱情的敘舊,素心不為所動,淡淡到,婆婆我乏了,改日再來吧。

      她做殺手時早見識這般讓人放下戒心的手段,婆婆不過是蝶武派來謀害她的人罷了。

      第二天府邸外便看見婆婆的尸體,是的,素心先動手把婆婆結果了。這對于殺手生涯多年的她實在容易的很。

      這讓青顏十分震驚,我以為你嫁給我是不忘初心,依然愛我,沒曾想你變了,變得如此可怕!

      他看著平靜如水的素心,怒吼著心中的憤怒。

      “愛?呵呵,一個首先為名利辜負一個女子,再為了重溫舊夢,而又辜負另一個女人的男人還值得愛嗎?”

      “那你回來干什么?”

      “是為了報仇”。她氣若蘭芳,輕輕吐露有毒的言語。

      老爹臨死,她才知道,當年老爹和娘親,婆婆是武道世家的三劍客,母親和婆婆都愛慕著老爹。后來老爹選擇了母親,管教婆婆懷恨在心,趁他守城打仗的時候,密殺了母親,老爹他以為自己血債太多才遭厄運,從此棄武從商,并搬到青云鎮居住。

      但是她不知道這個殺自己娘親的人,也是青顏的娘親。

      青顏并非孤兒,那一年婆婆帶著小青顏去找城外蘇青鎮的素心老爹,卻匆忙中與自己的孩子失散。原來一切都是命運的迷局。

      后來,青顏并沒有趕走素心,他不能也不愿怪自己所愛的女人。但是他自己無比痛苦,便瘋瘋癲癲了,似乎這樣才不會被親情所累,愛情所困??吹竭@樣的青顏,素心心里柔軟的部分蘇醒,今日的愧疚和往日的柔情涌上心頭,眼淚低垂,無計可施。

      蝶武當上有史以來第一位女城主,她將素心逐出蘇武城境地。

      素心帶著瘋瘋癲癲的青顏一路行走,她打算用余下的半生陪伴他。行至海棠樹旁坐著一個人,長的好像自己。素心驚道:“你在等我?”那人露出莫測的笑容,“對呀,恭喜你走出海棠幻境?!闭f著拿著一面海棠花形的菱鏡一照,“你看這只不過是一個鏡子里的境地。一切都是如夢幻鏡中的海棠幻境所造?!彼查g,蘇武城池化作烏有,只剩滿山滿目海棠花。她幡然頓悟,看到了命運的本真:原來她和青顏不過是戀戀風塵中彼此近旁的一棵海棠花樹罷了。

      作者@輕舞飛揚,生活中隨性慵懶,偏偏對寫作抱著一份特殊的情懷和堅持,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 微刊投稿 ?

      郵箱:?beidini2011@sina.com

      ? ? ?郵件標題務必注明“微刊"二字

      總編:QQ ?765144081 ? 微信:panhong5091

      點擊下方標題查看更多精彩:
      寫作培訓?第二屆寫作網校開始報名啦!

      ? 轉發至朋友圈是以思想與朋友對話 ?

      ?? ?喜歡本文或本平臺 請任意 ?打賞 ??

      Copyright ? 華為手機價格交流組@2017